熔岩蛋糕

圈名=熔岩蛋糕
不是洁癖(划重点)不定时回fo
如果有人愿意找我玩,我会很开心的
双生@清山乔道长 ლ(°◕‵ƹ′◕ლ)每天都比前一天更爱你♡
头像by专画三花花
微博@_熔岩蛋糕

【太中】信用危机【ABO/原作向/HE】

我流非典型性AO配对

没错又是abo,虽然太中的abo很多但我还是忍不住想写

没有看过小说,bug多,无生子,原作背景,夹带非常隐晦的敦芥,关于abo的都是私设

我才不会耍流氓,耍流氓的是太宰【雾】

撒狗血,注意避雷

已重贴链接,大家可以继续上车了

《信用危机》

  

1、

  港口黑手党的内部情报通常都不可信。这是某个前黑手党老司机在武装侦探社开会时留下的重要信息。其可信程度还有待验证。不过根据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眼镜先生所言,这家伙的话十句有九句在驴你。

  看见除中岛敦和泉镜花等新人外众人都是一脸怀疑的表情,太宰治觉得自己身为人做到这个分上的也太失败了还不如去自杀。他捧心做痛苦状,说道:“你们不信我?去信那些流言?”

  “你光在这说我们的情报不可信,自己怎么不提供点?黑手党前干部。”

  “……”

   听后太宰治一脸沉痛,然后一脸正经又有点小勉强似的,拍桌道,“那么,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就告诉你们一个大秘密吧……”为了增加神秘感他的尾音还拖得很长。

 “敦君,你的第二性别是什么?”

  “诶?Alpha啊……”

  “那你觉得,中原中也的第二性别是什么呢?”

  “那当然是Alpha啦……等等,”少年的表情变得精彩了起来,“您的意思是……他不是吗?!”

  “啊,常有的误会,”欣赏到敦君精彩的颜艺之后,太宰治郑重点头,“毕竟这么暴力又暴躁的Omega除了他我还从来没见过,而且就算在黑手党内部的话,没有混到一定程度的都不知道呢。”

  中岛敦呆滞地重复了一偏,“Omega?”

  太宰治立誓用机关枪把新人的脑内世界轰平,继续道:“这么说起来,芥川也是Omega呢。”

  "……"

  与谢野等人哼了一声纷纷表示“怎么可能”。太宰受到第二次打击,心痛得无法呼吸。

  

  “好,既然你们不信,我就去证明给你们看!”

2、

  中原中也的第二性别在不明真相的黑手党内部还是留有很大争议的。

  大多数人偏向于他是A,毕竟在见着中也日常训练时那样之后,正常人的思维定势就将他归为Alpha一类了,这算不上歧视,因为干这行的Omega,基本上都是头脑型的。不过少数人也觉得他不是,这么矮的Alpha真的很稀有诶,而且也有传言他是Omega不是吗。也有人开玩笑,那干脆中和一下说他是B好了。当然这些也只是茶余饭后后的闲话,无伤大雅,重点不是中也的第二性别,而是他们开心就好。

  但是放在更早以前,大概是芥川都还不在的时候,所有人都几乎肯定了中也是Alpha,包括中也自己。

  那时他们还小,十岁出头的年纪,体检时也没有觉醒的迹象。再加上红叶也一直觉得他是Alpha没跑了,在这方面也不太用心,之后体检也因为任务繁忙一推再推。

  结果就推到了中原中也那噩梦般的首次发情。

  

3、

  “所以说——”

  太宰治的额间淌下冷汗,但欠揍的笑容依旧。

  “你是想被陌生人标记,还是被我呢?”

   

  气氛僵持着,无数的枪口指向了自己。隐隐约约陌生Alpha蠢蠢欲动的信息素在空气中躁动不安着。太宰治背对着枪口也能感受到压迫感而来,他垂眼看着缩在墙角的中也,中也颤抖地咬开手套。身后的墙已经碎裂,污浊的力量不再压抑。神志不清的小矮人被身体的反应折磨着。

  他狼狈的丑态被眼前的人尽收眼底,模糊不清的笑加上那问句像是尖利的讽刺,他的声音好像都带上了人间失格的力量。

  意识回复的一瞬,中也吐掉口中的血沫子。

  “谁都别想。”

  太宰治听见枪上膛的声响,举起双手。

  “如你所见,我的搭档出了点状况。”

  “让我们走,你知道只有我才能阻止他。”

  “还是说,你们想让这被夷为平地?”

  

4、

  

  太宰治是把中原中也背回去的。

  真糟糕,回去之后肯定免不了责罚。威胁只能解决一时,却不能解决根本。不过现在应该解决的问题更棘手。

  他们回到据点——那是一套小别墅,据说还闹鬼——锁上门关上窗,开了中央空调。躁动的分子在乱窜,情。欲与理智纠。缠挣扎,喘息声伴随着灼热的气息,呵得人心尖都酥麻了。

  受罪啊。太宰治抱怨在心里,他把中也压在沙发上,以防小矮人情绪激动又要发动个污浊什么的。然而中原中也扭过头,一头毛乱糟糟遮住了脸,根本看不出此刻他的表情。

  太宰深呼吸几下冷静下来开始思考。他觉得自己这么个状态下还能保持清醒也是超神了,可身为Alpha他也刚觉醒不久,在这方面根本毫无经验。

  太宰治脑内仔仔细细搜刮着生理卫生这方面的知识。刚刚觉醒的Omega发育尚未完全成熟,绝大多数普通人是不会选择在首次发情的时候就上床,他们一般靠的是那种效果较强的抑制剂。然而这种抑制剂效果大副作用也大,只有正规医院和药店才有售。

  怎么办?

  太宰治猛然起身,跑上楼去找急救箱。一般那里都会备着常用的抑制剂。

  由于太宰治的信息素在刚才一直起着安抚Omega的作用,当他突然跑走后中原中也浑身一抖,整个人蜷缩在了沙发上,把自己所有的意志力拿来抵抗更加可怕的情。欲,为此不惜采取咬舌掐手臂等一系列措施。他狠狠掐着自己,手指已经陷进了胳膊上那倒割开了血肉的新伤,阻止白细胞兢兢业业地工作,血迹已经散开。

  太宰治朝他走了过来,先是拿起什么喷雾往自己身上喷,然后用大拇指和食指张开用虎口卡着自己的脸直接喂下两粒药,连杯水都不给,最后还掏出了两管注射剂,纠结一会后停下动作。观察了一会感觉是差不多了,挥了挥手,“嗨?小矮人回来了吗?”

  中也张口使劲咳嗽,从沙发上撑起来。力气恢复了,显然是抑制剂起了效果。

  “你用了什么?”他的声音沙哑。

  “这里有三种抑制剂,我给你用了喷雾和药片,本来想试试注射式的,不过看你清醒了就没用。”

  所以他成了小白鼠吗……中也默默记下一笔。

  太宰治捡起沙发上的大衣,披在身上,给自己喷上中和剂和抑制剂,“我出去帮你买高强度的抑制剂,要是你又出状况了,吃药或去浴室泡冷水吧。”

  这种日常用的抑制剂是不可能阻止已经完全发情中的Omega,但对此时的中也却是救命稻草,即便是十几分钟也好,只要拿到了高强度的抑制剂,一切问题就解决了。

  ……不,并不,问题没有解决。

  他觉醒了,他是Omega。

  中原中也的意识完全清醒时太宰已经走了,他呆愣数秒后突然蹿起,大爆一声粗口,跑去浴室放冷水。

  泡在冷水里冷静后,中原中也从脱下的衣裤里摸出手机,犹豫再三决定先把状况告知红叶。

  那边的红叶表示自己特别吃惊。不过大姐身为Omega也是经验丰富,临时开起了课堂给中也补了补他贫瘠的关于生理方面的知识。她说虽然他们也有走私高强度抑制剂,但要太宰在短时间内回到横滨是不可能的。而这样的抑制剂如果没有许可证是买不到的。

  “那我怎么办?”中也急了。

  “反正太宰治是Alpha,”红叶说,“你们做个临时标记吧,刚觉醒的Omega的影响力都不大,而且他也算是经受过训练的,不会失控。”

  “临时标记挺得过发情期吗?”中也的语气明显的不情愿。

  “不能,”红叶说,“但是可以让你在十二个小时之内暂时稳定下来,只要我帮你们安排好,明早就能回到横滨。我知道临时标记对你们两个已经很勉强了,虽然我觉得还不如让他直接上了你算了又不会被标记。”

  中也脸红了,音调不自觉地提高了,“这种事情怎么想也不可能吧!”

  

  “不过没想到啊,”红叶及时转移话题,“你竟然是Omega。”

  中也沉默了,毕竟无论是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一下子措手不及,吃惊总归是有的,可是,他不甘心吗?

  怎么可能。

  “难道我该因为我是Omega就消沉吗?”

  红叶对他的回答相当满意,“Omega这一性别会为你带来很多好处,就算是黑手党在对待Omega上我们都是有顾虑的。”  

  “不过就连你本人都不在意的话……今后的我也不会对你心慈手软哦?”

  中原中也哼笑声响起,“那就放马过来。”

5、

  太宰治装作一脸焦急地对医生说道:“打扰了,我的朋友突然发情了,我们之前都不知道他会是Omega,能不能开一些高强度的抑制剂?”

  “高强度抑制剂没有许可证是不能买的。”

  “可是他刚觉醒,还没来得及办理许可证。”

  “对不起,因为我们也无权向没有许可证的人提供这种抑制剂。”医生小姐摇摇头,看见眼前少年那张帅气又带着点没有成熟年轻气息的脸上,浮现出了苦恼无措的神情,他眉头紧锁,双唇微抿,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要不,你换个方式?”

  她指了指收银台边上的一排因公益活动而免费赠送的保险套。

6、

 

 中原中也倒在床上,床单上全是水的湿印。那种感觉又来了,该死,太宰治死哪里去了。

  为了保持清醒,他的手放在胳膊上,撕裂才停止流血的伤口,神经元传来的痛刺激着自己。他的手指伸进伤口搅动,任凭鲜血将床单渲染。

  门锁转动的声音、脚步声、衣服摩擦时的窸窣声……还有青花鱼令人生厌的气息、还有他的信息素……

  中原中也闭着眼睛,右手不停地捣鼓自己的伤口,喘着气把红叶的计划告诉了太宰。

  太宰沉默几秒,把中也从那张根本睡不了人的床上捞了起来。

  之后的动作就有些粗暴了,总之最后中也被抵在门板上,那时的太宰治还没高出他21cm,捧着他的头火急火燎的就亲下去,还不知道闭眼。其实身为Alpha他憋得也够久了,所以在临时标记时也不忘上上下下吃了一边豆腐。中也根本就喘不过气来,还被撩得腿一软,然后太宰治的手就按压在他臀部上,手上也没轻没重。太宰治看见中也此刻的脸,那是他完全没有见过的表情,他的眼里汹涌着无措和欲。望的浪潮,在理智和沉沦中挣扎沉浮。他的右手摸到自己裤腿上,左手环着中也的腰,那里装着刚才拿的保险套。他的指尖碰到布料包裹出的轮廓,然后又迅速收了回来。

  中原中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初吻就这样葬送了,还进行地如此激烈,以至于他的嘴都肿了。这个吻一路擦着火花过来差点就要往更深处发展了,最后中也趴在太宰肩上缓神,“够、够了……已经可以了。”

  情。潮确实退下不少,因为临时标记,他的信息素和太宰的揉和在了一起。中也抹抹脸,整张脸都红透了,窘迫地憋出了一句,“那个……抱歉。”

  太宰治叹了口气,“感觉我就是个用完就扔的抑制剂啊。”

  他把头埋进中也的颈边,突然感觉有点不妙,但是仅是一瞬,他就收起了那种食髓知味的感觉。

  

7、

  爱丽丝问道:“双黑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森鸥外顿了顿,笑道:“不知道呢。”

  爱丽丝歪头思考,“其实我一直觉得他俩挺配的,但是他们又合不来,真是奇怪。”

  森鸥外:“原来你也这么想吗?小爱丽丝酱。”

  爱丽丝双手合十拍掌:“啊,不如我们来撮合他们吧!”

  森鸥外:“只要是爱丽丝酱的心愿,我一定会帮你达成的!!!”

8、

  

  正常的抑制剂的副作用虽不大,但长年累月积攒下来还是有一定影响的。为了保持中也的良好状态,森鸥外在得知中原中也是Omega之后就一直施加压力给他找个Alpha,手段花样百出,比如挑些奇怪的任务给他们去做,或是简单粗暴直接安排个相亲。不过相亲这个法子在某次中也黑着脸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试过了。

  经爱丽丝一提点,森鸥外仿佛开窍了一般。太宰治不是Alpha吗?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不是搭档吗?他们两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这一次黑手党头目没有再绕弯子,而是直接在庆祝太宰治成为干部的宴会上给人下了药。

  太宰治扶着已经不省人事的中也,笑问:“这就是你的礼物吗?首领。”

  森鸥外摊手,“人在这儿,要不要选择权在你。”

  太宰治不是沙文主义者,也不是喊着“Omega权益”的平权主义者。但尊重是基本,这是一个原则问题……其实……也谈不上尊重不尊重,原则不原则,因为他根本没有资格。原因很简单,他是讨厌中也,可他不想以如此拙劣的方式让他恨自己。

  他把中也背回家,喂他吃药,药是森鸥外放在中也大衣里的。照顾完昏睡的人之后,他往床上一躺抱怨着,自言自语嘲笑着中也的睡脸,嫌弃道,这算什么礼物,倒头来还是要我照顾你。他看了看中也,伸手把人往怀里拉当抱枕,“就当是补偿我好了。”

  等到太宰治的呼吸均匀,平静下来之后,中也睁开眼,一脸复杂看向了太宰。

  

9、

  森鸥外横竖这么一试,倒也是心知肚明。爱丽丝再向他问起这事时,首领笑得高深莫测。

  “不急,慢慢来。”

10、

  中岛敦回头,用疑惑的视线看向太宰治,太宰先生今天为了证明“中原先生是Omega”并挽救自己在社内那可怜的信用值,跟随着现在每日例行与芥川进行训练的自己来到了港口黑手党。今天的芥川还是那么的咄咄逼人呢。

  休息期间芥川得知太宰先生来了,顿时脸上表现出了微妙的疑似纠结的表情。中岛敦拍拍他的肩,两个人便去寻找太宰治。结果半天不见人影,打听一下,似乎太宰的“故地重游”在党内引起了不小的浪潮呢。

  结果太宰治到底也没弄出个劳什子证据给他看。中岛敦心想太宰先生果然是在驴他。而现在太宰治和他往离港黑总部不远的shopping mall走去,手上拿着侦探社的各位小姐们的圣诞节必需品清单。

  社里准备开上一个party,规模不小的那种,只要是侦探社社员以及社员们的亲朋好友都可以参加。繁忙工作外的放松充满着诱惑,大家都在期待着这次聚会的到来。于是在与谢野的再三勒令下,太宰和中岛不得不去给自己买件新西装。
  
  “这件衣服很适合您啊。”

  听见不远店面里导购员小姐甜美的声音,中岛敦下意识去寻找声源。很好,不看不知道,原来是红叶大姐和中原先生。只见中原中也手上提着一大堆袋子,满脸无奈。

  中也发现中岛敦在盯着自己,愣了愣。这时穿着黑西装的太宰走出试衣间对着镜子照。中原先生眉头又皱起来。

  一身黑的太宰治。

  太宰治透过镜子看见对面的中也,笑了起来。

  “啊,我就说感觉自己怎么提不起干劲来,原来是你啊小矮人。”

  “说的好像我不是一样。”

  中也沉下脸来,真是令人怀念的黑色。

  红叶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搭着中也的肩说:“真巧呢各位,说起来中也也很久没来逛过街了,让太宰带他挑挑衣服吧。”

  “可是……”中也睁大了眼。

  “没有可是,”红叶把中也往前一推,又看向中岛敦,“最近镜花过得还好吗?敦君。”

  “托您的福,她最近过得很好。”

  “那我就放心了,我正准备替她挑几件裙子当圣诞礼物呢,敦君不如过来帮我提提建议?”

  “当然可以。”听闻旧双黑相处模式非常诡异,他还是先走一步微妙。

  等红叶终于心满意足之后中岛敦看见那边中也正在气呼呼地把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只留马甲和衬衫,脖子上的颈环也摘了下来,原因不明。

  太宰治撑着下巴坐在沙发上,伸手接过外套。然后对中岛敦使眼神,用手指指了指自己脖子右侧,又指了指中也。

  中岛敦心领神会,甚至将双眼异能化,只为看清中原中也的脖子。

  ……

  中岛敦:“……我的天……”

  

  中也的颈侧有一个不深的印子,看上去似乎是很久以前留下的。但是,无论时间久远,能被标记的人群只有一个——

  那就是Omega。

  

  11、

   关于标记的事,除了高层和当事人相熟的酒友以外,几乎没有人知道。

   总之,当时情况是这样的,亲朋好友【?】无一例外对此并不诧异。他们嘴里含着烈酒,听闻后淡淡地含糊道:“什么?他们不标上才奇怪吧?”

   双黑又不是为了平权运动进行奇怪的实验以此证明“AO之间也有纯洁的友谊”。虽然他们的关系那也算不上什么纯洁的友情或爱情。更多人觉得应该是哪次擦枪走火结果一发不可收拾了,当然也有人说是因为某些意外不得已才这么做的。

   标记这事,轻重程度只在于个人三观。偏偏他们不走传统路线,明显的非典型性狗血AO配对。所以当事人皆是无所谓的态度,只是太宰非常负责【bu yao lian】地搬了住址,和某人住在了一起。搞得中也有一段时间不得不天天接受亲朋好友【??】和善的目光的洗礼,尴尬症都要恶化成监介癌了。

   都怪太宰,这个罪孽深重的男人。

12、

  

   中原中也回到住处,看见玄关处多了一双鞋。

   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谁,中也一言不发掏出了藏在大衣的匕首,往开着灯的餐厅走去。

   餐厅和厨房连在一起,中间由长吧台隔开。老情人的脸在暗色的灯光下模糊不清,端着杯酒喝的开心。

   他哼着歌,仿佛全然不知小矮人的靠近,就算刀架在脖子上,冰凉的锋利戳在隐约可见的青色危险地带,他也只是一口饮进杯中酒。

   中也觉得此刻应有一句台词。 

   可笑的是,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你还知道回来?”不行……他又不是怨妇,“你怎么在这?”好问题,但已经知道答案的他多问无益。他觉得自己是要说些什么的,疑问太多反而无从出口。中也最后恨恨道:

  “你不该在这里。”

 

   对,说的对。太宰治不该在这里,他应该在侦探社,在工作,或者是在河流里,在和哪个Omega调情。 

  酒精的作用慢慢起来了,让人兴奋,头脑发热。他懒洋洋地晃着头,对上中也冷漠的视线——小矮人生气了。 

  当然,在这个时候惹中也就是在找死。太宰治心知肚明。但他也因此而来。他的手抚上刀刃。

 “你很清楚我来这里的目的。” 

 “但绝不是这么简单。” 

 “当然,中也真懂我,”太宰笑道,“还有一个目的——挽救我的信用危机。”

 “哈?”中也挑眉,“信用这种东西在你身上存在过么?” 

 “嘛反正具体的知道了也毫无意义,”太宰治说,“总之,我是来续旧情的。” 

 “旧情——”中也轻嘲,“和谁呢?” 

 “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但是除了你还有谁?小矮人。”

   中也骂道:“谁要和你续旧情啊混蛋!”

   他说话时明显的中气不足,话音刚落,在太宰治势在必得笑中,匕首随之掉落。中原中也腿一软,向前倾倒。太宰治抓住他方才还抵在自己脖子上的手,顺势一拉。电光石火之间姿势一换,中也被压在了吧台上。 

  高脚凳被撞倒,酒瓶子也倒了。中也心疼极了,伸手忙去扶起瓶子。

  中和剂失效了,太宰治故意信息素全开,顿时满屋都是他俩的信息素,老朋友见面似的,融合地异常快。中也感觉颈边那块肉特别烫,好像倒了一整瓶精油在上面,火辣辣的带动着身体也燃烧起来,几乎马上就要进入状态了。

   中原中也愤愤地向后踢了太宰一脚,“都怪你,我这三天要请假了。”

   他一开始就知道太宰的意图,不然干嘛选在他发情期的时候登门造访。

  太宰满意地埋在他颈间,舔吻着标记,声音模糊不清。 

  

  “三天而已吗?中也。”

13、

微博

 

 

14、

 

  中也睁眼,发现自己躺在自家的大床上。

  他身陷柔软的白色布料中,空调的温度恰到好处,明明没有盖被子却感受不到寒冷。中也偏过头,原来如此,是太宰啊。他如是想。

  太宰治意外地并没有醒过来,他身上的绷带依旧裹在身上。太宰治把小矮人抱在怀里当抱枕,整个人看上去苍白无力,他睡着的样子太过安静,若不是呼吸声均匀简直与死人无异。听说在睡梦中悄然离世是没有痛苦的。

  中也从他怀里钻出来,伸手从衣柜随手扯来一件长浴袍。他的身体没有很大的反应,但信息素还是很浓,这说明他的身体处于休息状态,根据经验来看应该是休战期。

  大腿间看上去似乎是清理过了,他不由得想起昨日一夜旖旎,那纠缠不清的一团乱麻惹得他心烦意乱。

  他摸摸肚子,昨天晚上回来他还没吃饭就和太宰治滚一块去了,现在又错过了早餐时间。中原中也叹了口气,扶着床起身,从床头柜拿出药,然后趿拉着拖鞋往餐厅走去。
  
  他用手机订了外卖,用烧一壶开水的时间收拾了地上的衣服。太宰治抓着头发打着哈欠出来,身下套着条裤子,看见中也正仰着头吃药,他嘴角一扯心情大好的样子。
  
  太宰治从裤子里摸出烟盒和打火机,慢悠悠点上支烟,“中也,我的衣服去哪了?”

  中也喝下一口水,“洗了。”

  “诶,那我穿什么?”

  中也停下来想了想,“你等着,待会外卖了记得开门。”他拢了拢身上的睡袍,往另一个房间走去。

  太宰只得窝在沙发上等待外卖小哥的投食,他双眼无神盯着天花板半晌,沉浸在昨晚香艳的回忆之中。

  门铃声响起。

15、
  
  太宰治叼着那根事后烟,拉开了家门。

  芥川站在门口,看到太宰治后被吓了一跳。眼神反而在太宰坦然的目光下躲闪起来。他的身后是同样懵逼的中岛敦,一脸不可置信。

  太宰也不遮掩,任由那不太对劲的混上了中原中也气息的信息素乱窜。一时间那两人竟站在原地,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太宰治坏笑着欣赏着两位徒弟的表情,突然背后砸上一团东西,他回头去接,发现那是一件衬衫。

  中也烦躁地问道:“还不快穿上,话说你为什么站在门口不说话啊?”

  他走过去拨开太宰的肩,看见新双黑二人组站在门口。他愣了愣,问道:“你们干嘛?”

  “……中原先生,”中岛敦及时反应过来,弯腰递出信封,“这是我社的邀请函,欢迎您参加这次侦探社与黑手党的圣诞联谊。”

  中也仿佛看见了联谊派对变成相亲大会的结局。他伸手接过小信封,“知道了,你们快回去吧。”

  太宰点头,“对了,敦君还记得我的证明吗?回去记得和大家说一声。”

  中岛敦终于忍不住了,迟疑地对太宰道:“太宰先生,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

  “问吧。”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呢?明明您不用特意去证明自己是值得信任的……”

  太宰治笑了笑,披上那件四年前留下的衬衫,非常亲昵地一把揽过小矮人,选择性忽视了他此刻的表情,开口道:

  “敦君,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吗?”

  “???”

  “我这么做,当然是为了秀恩爱呀。”

  END

======================================

  

如果喜欢请留下你们的痕迹❤

好喜欢太中怎么办/////

我是想写成欢乐向的……

=================================

归档整理

评论(46)
热度(913)
©熔岩蛋糕 | Powered by LOFTER